第四百七十八章 代号中山狼(1 / 2)

忠顺王府,内书房。

落在琪官儿耳畔的一男一女的说话声轻微,只是带着调笑之意。

此刻内书房外厅,镇国将军陈锐正抱着一个容色艳丽,身姿丰腴的妇人,附耳低声道:“夫人,伤势好一些了吗?”

因为内书房一直被忠顺王视为处置宗人、内务两府公务的机密重地,等闲人等不得接近,连下人没有允许,都不得过来打扫,故而恰恰成了陈锐与魏岚避人耳目的幽会之地。

魏岚一身桃红罗裙,白色抹胸上的牡丹花花芯明艳娇媚,笑靥如花道:“小王爷检查一下不就是了。”

原来去年魏岚在大慈恩寺,被忠顺王拉着挡了一剑,狠狠刺在了肩胛骨,当时郎中说用过汤药,只要不发热,就能挺过去。

而吴妃心善,又是给魏岚请郎中,又是派侍女照顾,而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,魏岚已经彻底痊愈如初。

而对吴妃的雪中送炭,魏岚也很是感激,前段时间以姐姐相称,尽心侍奉,以为报答。

然而,最好的报答,无疑是睡了吴妃的儿子陈锐。

事实上,也没有人能抵挡万种风情小妈,如果有,那就是还不够……品如的衣柜。

“夫人,这里毕竟太险着了。”陈锐上下其手,附耳说道。

“小王爷,在王爷平日用来办公的书房,小王爷不觉得这很刺激吗?”魏岚眼中涌起危险的光芒,伸手捉住陈锐的把柄,轻笑说道。

自那老东西要让她死之后,她就发誓让他不得好死。

只是,忠顺王这位国家亲王,身为天子之兄,又岂是那般好对付的?

魏岚心头虽暗恨不已,也无可奈何,只能在其子陈锐身上发泄着心头的恨意。

陈锐被这话语挑逗的,面颊现出一抹潮红,呼吸都大不由沉重了几分,然后,扶着魏岚就向着里厢书房而来,恰恰坐在忠顺王所在的太师椅上。

琪官儿偷偷听着,心头暗惊,连忙将身形向着轩窗下的帏幔后藏去。

不多一会儿,就听到男女亲热的动静传来,让琪官儿在里间面色古怪,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。

只是,也不知是不是二人无意识触碰到了什么,只听到“卡察”一声,机括之音传来,书架挪开,顿时现出黑黢黢的洞口。

这让正在沉浸其中的陈锐与魏岚,都是吓了一跳,连忙整理着衣裳,徇声望去。

“这是密室?你刚才碰到了什么。”魏岚略有几分惊慌的声音,在陈锐耳畔响起,但旋即镇定下来。

陈锐此刻也有些慌神,道:“好像是这个……”

然后,在书架齐膝高的位置,一个珐琅彩瓷器,就被挪动起来,伴随着“卡卡”声音响起,书架合拢一起。

而这一幕恰被藏在帏幔后,屏住呼吸的琪官收入眼底。

“我们得赶紧离开这儿。”魏岚这时整理好衣襟,瞥了一眼那书架后的墙体,心头微动,暗道,这间密室似是那老不死的藏宝之地。

陈锐也被吓了一大跳,连忙点头道:“是,别让父王发现了。”

然后陪着魏岚,简单收拾了一番,匆匆出了书房。

待二人离去,琪官儿等了约莫有小会儿,见二人并未去而复返,这才从帏幔后缓缓出来,目光直勾勾落在书架下方的的珐琅瓷器上,扭动珐琅瓷器,顿时密室现出,琪官儿再不停留,闪身进去,翻检寻找。

只是琪官儿进去后不久,忽地书房外厅来了一道丰腴有致的身影,步伐匆匆,面容仓皇,左右张望。

魏岚秀眉紧蹙,目中带着几分惊慌。

她刚刚梳妆时,发现头上的簪子落在里间了,需得寻出来才是,不然如是被那老东西瞧见就遭了。

这时,刚进书房里厢,一眼就在地毯上看到簪子,只是刚刚想要捡起,却见方才已经合拢的书架,此刻豁然洞开着,愣怔了下,大惊失色。

而琪官儿这时已在密室中找到了一本簿册,揣入怀中,正要带出,迎面却见正在书桉后的魏岚,目瞪口呆地看着洞口。

“是你!”

魏岚怔怔看着琪官儿,一眼就认出其人,容色刷地苍白,惊声道。

琪官儿面倏变,快步近前,伸手一把死死捂住了魏岚,眸中寒光闪烁,低声道:“魏夫人,你也不想方才与小王爷的事儿,被王爷知道吧?”

魏岚心头一惊,童孔微缩。

是的,方才她和陈锐……定让此人瞧见了。

“魏夫人,我无意冒犯,别嚷,听明白就眨眨眼睛。”琪官儿低声说道。

魏岚闻言,连忙眨了眨眼睛。

琪官这时松开魏岚,见其不再叫嚷,心头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方才未尝没有起过杀心,但如果见血,只怕根本来不及跑出忠顺王府,而且伤害一条无辜生命,也有些下不得手。

既然其心存顾忌,那他也不用辣手摧花了。

然后挪动珐琅瓷器,顿时身后书架连同墙体缓缓合上。

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为何会在这里?”魏岚目光震惊地看着这一幕,低声问着,心头已是掀起了惊涛骇浪。

哔嘀阁

这人难道是别人派来对付那个老东西的?

“此地非说话之所,你先出去,等会儿我去寻你。”琪官儿低声道。

他现在当务之急,是将怀里的簿册送出去,有了那位贵人的帮助,他纵是远走高飞,也有机会。

魏岚低声应了下,拿着簪子,心思忐忑地出了书房。

琪官儿也没有久留,身形一闪,同样出了内书房。

只是并未第一时间去寻魏岚,而是先寻到在忠顺王府外,接头的锦衣府北镇抚司的一位总旗,与其叙说一番,由其递送回锦衣府。

而后这才匆匆返回忠顺王府,静待消息。

锦衣府

贾珩在锦衣府卫士扈从下,来到官厅,例行问事,在书桉商翻阅了锦衣府改制以来,各地千户所递送而来的情报汇录,然后唤上曲朗,来到后衙。

“大人。”曲朗拱手道。

贾珩将手中取自妙玉的书信以及卷宗递了过去,道:“这几封书信,你让卫里的高手和卷宗的书信做做比对,切记,此事务必保密。”

曲朗也不多问,伸手接过,郑重收好。

贾珩落座下来,品了一口香茗,问道:“那桩桉子,可有动向?”

曲朗凝了凝眉,回道:“工部的潘大人和卢大人,最近与忠顺王府的周长史过从甚密,应是为着对账之事,前日路总旗送来的情报,潘侍郎更是于夜中拜访忠顺王府。”

贾珩点了点头道:“看来他们坐不住了。”

忽而想起一人,低声说道:“孙绍祖呢?”

先前,贾珩让曲朗派人抓捕孙绍祖,以便利用其大同人的身份,作为楔进晋商集团的一根钉子。

“正要和大人说,孙绍祖已经答应,并要求见大人。”曲朗低声道。

贾珩想了想,道:“等会儿我去见见他。”

晋商已在前日进入崇平的视野,相比盐商牵连甚广,需要权衡利弊,与边镇将门勾连甚深的晋商,反而在朝堂上的势力要薄弱一些。

正在说话的空当,忽地外间一个锦衣校尉,站在廊檐下,拱手道:“大人,路总旗在官厅求见大人。”

贾珩凝了凝眉,与曲朗对视一眼,心有所感,忙道:“让他进来。”

因为路总旗就是曲朗布置下来,负责监视忠顺王府的锦衣探事,这时候过来,想来有了新的进展。

不多时,一个年纪在二十七八岁,颌下蓄着短须,身形魁梧的武官,从外间而来,神色匆匆,立定在不远处,拱手道:“卑职路显德,见过贾都督,见过曲镇抚使。”

贾珩单刀直入问道:“什么事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