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9章:还钱心舒畅(1 / 2)

今天这一觉,林逸睡得特别好。

以前,

他每天都是急忙忙,早上赶着去上班赚钱,晚上送外卖到凌晨,每天休息的时间很有限,整个人就像上了发条的机器,即便累也要不停往前走。

其实没人想过这样的生活,

可又必须往前走,

因为你一旦停下,生活就会变得更糟。

究竟是谁给人们上足了发条呢?

在这种环境下,人们的生物钟紊乱,睡眠质量普遍都非常差。

而在80年代,那个世界的生活很简单,白天工作赚钱,晚上就是搂着媳妇睡觉,林逸原本紊乱的生物钟被调整过来。

《控卫在此》

没有闹铃,

没有焦虑,

才是正常人应该过的生活。

起床刷牙洗漱,出去吃早餐,一根油条一碗豆腐脑就要十几块,这就是大城市的生活,看似赚得多可你花的也多,想要攒钱就必须拼命压榨生活质量。

骑上外卖电动车,

林逸来到公司。

屁股还没坐下,旁边相熟的推销员周墨拍拍林逸肩膀,“主管刚刚说让咱们9点开会。”

林逸抬头看看时间。

8:52。

他们公司是一家小公司,对外说是某某商业公司,其实就是一家专门做推销的公司,帮生产商推销产品,和楼盘销售公司没什么区别,只不过产品不同而已。

公司主要以推销通讯设备为主,林逸之前就一直和华为、北电、朗讯、烽火、迈普、华环、格林威尔、瑞斯康达、中兴这些厂家的产品打交道。

会议室内。

林逸找了个地方坐好。

其他同事三三两两过来,一共有十七八销售。

经理叫卢永庆,今年四十多岁,是公司小合伙人,也是执行人。

卢永庆进来看看销售们,说道:“最近公司业务不好,公司决定降一降底薪,从两千二降到一千八。”

下面的销售顿时一阵哀嚎。

“经理,又降底薪,这已经是第二次了,当初说好的怎么总变卦,还行不行了。”有业务员不满的说道。

“是啊,要不是因为当初底薪高提成高,我会从其他公司跳槽过来吗。”又有人说道。

卢永庆却不管下面业务员的反对,“谁叫你们业务能力不行呢,如果你们多卖一些,提成自然就上来了,有些人总是懒懒散散等着拿底薪,公司不养闲人。”

销售们还在都哝,卢永庆直接宣布散会。

回到座位,林逸想了几秒钟,打开电脑噼里啪啦打了几行字,用打印机打印出来。

推开经理办公室门。

卢永庆抬头看到是林逸,脸上带上几分笑意,林逸算是公司内销售靠前的销售,工作卖力肯吃苦,脑子也灵活,善于和客户沟通,算是对公司有贡献的员工。

“林逸,有什么事?”

林逸把打印纸递过去。

“卢经理,我来辞职。”

卢永庆很是诧异,看了一眼辞职信,抬头皱眉看向林逸道:“就因为降底薪,你的提成没减少,多努力努力,比现在挣得多。”

加鞭政策,

玩命抽打让你卖力奔跑,可草料却不增反减。

理由就是让你自己多努力。

不过林逸现在也没工夫琢磨这些人的心理,脸色平静道:“不是因为降薪,是我准备回老家发展。”

卢永庆脸色有些不好看。

林逸这样的员工,能给公司创造利润,说实话他很不想放,反而是那些混吃等死的,爱走多少他都不在乎。

“林逸啊,这样,你的底薪呢,我给你增加到两千五,提成不变,年轻人要多努力,才能有未来知道吗,现在工作不好找,你说会老家,老家能有什么发展,一个月三千到头了,够买房子还是够娶媳妇。”

卢经理不停谆谆教导。

林逸心说,

我在公司干,累死好像也不够买房子娶媳妇的吧。

“经理,我打定主意了。”

卢经理看出林逸心意已决,沉着脸在辞职信上签字。

林逸出去没多久,公司的其他业务员就都知道林逸辞职的消息,顿时议论纷纷起来。

“好家伙,林逸平时挺面的啊,怎么这次这么刚,领导宣布降底薪立马辞职?”

“估计是有更好的发展了吧。”

“我看就是因为不满才辞职的,说实话我都想辞职了,三个月降了两回底薪,没准下个月还会降,甚至降提成也有可能,这样干下去还有什么意思。”

“没错,我也想辞职。”

可这些人嘴里喊着辞职,却没一个人真的行动,毕竟这年头找一份合适的工作挺难的,能凑合就先凑合着。

那些老板也是抓住员工们这种心里,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降薪。

办好离职手续,林逸抱着自己的箱子离开,

没有送行,

只有一两个相熟的人在他离开时点了点头。

职场,

尤其是大城市里这种小公司的职场,

其实真没什么情谊可讲。

出了公司,林逸把箱子在电动车后备箱绑好,骑车回家,当初跑外卖,另一个原因就是有了电动车他可以省去坐车的交通费,属于一举两得。

回到自己的出租小屋,林逸把箱子丢到旁边。

现在终于清净了。

他准备做最想做的事,那就是还账。

...

从手机里找出二姑的电话,林逸拨通,听了十几秒的音乐,那边才传来声音。

“小逸,有事啊。”

“二姑,在干嘛?”

“今天天气好,正晒粮食呢。”

“二姑,你有微信吗?”

“我没那个,你二姑夫到是有,怎么啦?”

“我加一下我二姑夫的微信,你让我二姑夫通过一下。”林逸道。

“行。”

挂断电话,林逸加二姑夫微信,发过去请求,好一会儿才通过,老人对这些新事物的接受度还是慢些,远不如小孩子玩的熘。

“二姑夫是你吗?”

林逸发过去一个语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