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8章风起(2 / 2)

紫娟先瞟了一眼外间,接着说道:“姑娘不该如此,小蓉大爷怎么说都是三爷的侄子,还有珍大爷和珍大奶奶,不能太难看了.....因为薛大爷的事情,二房那边都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,小蓉大爷挨了军法的事情再传过去,指不定背后怎么编排姑娘呢,搞不好事情能传到外面去......”

黛玉只是摇了摇头,接过毛巾。

紫娟轻轻地咬了咬下嘴唇,把毛巾在盆里不停地搓洗。

忽然,院内传来了宋妈的声音,“这不是李嬷嬷吗?这么晚怎么过来了!”

“我有事回姑娘。”

“姑娘还没睡,快请进。”

片刻,李嬷嬷走了进来,从怀中掏出一封信双手奉上,“姑娘,这是贾福送进来的,人在二门外候着呢。”

黛玉接过那信撕开展看,先是一怔,接着面上闪过一丝笑意,信中说了贾政的事情,原本焦大准备半路上用点手段将他拦住,谁成想被贾母给逼了回来,这会子正跪在荣庆堂挨训,二房除了还在养伤的宝玉都跪在了贾母屋内。

贾母这回是真生气了。

想到这里,深深地叹了口气,对李嬷嬷说道:“李嬷嬷告诉贾统领,就说我知道了,这件事焦太爷和张先生商量着办。”

..........

东城杨府灯火通明,府门前早已搭起了灵棚,挽联、孝幛、蓝幔层层叠叠从院内的灵堂一直漫到府门前的那条长长的灵棚。

大相国寺的百余名僧人在灵棚中不停地诵经,他们是奉了太子的请来为杨琳做法事,为杨琳超度亡魂,前来吊唁的大臣络绎不绝,杨琳的老妻和儿子们强忍悲痛,一一答谢前来吊唁的官员。

院内站满了腰系孝带的官员,他们多是礼部、都察院、翰林院和国子监的官员们,他们个个面色凝重,因为到现在了,依旧没有内阁和六部的高官前来吊唁。

这时,门外传来了一阵喧嚣声,数名官员腰系孝带走进了灵棚,为首官员是礼部尚书孔谦,另外还有礼部左侍郎刘福生、都察院右都御史陈强、左佥都御史梅盛以及户部左侍郎贾雨村,他们神情肃穆地到灵前上香。

杨琳长子跪拜还礼,“感谢各位世叔来吊唁家父,若有失礼之处,请各位世叔见谅!”

孔谦叹了口气,“杨阁老不仅是我们的老上司,更是吾辈为官的楷模,为他吊唁守灵是应该的,贤侄请节哀顺变吧!”

“多谢世叔,只是,兵马司、顺天府至今还没有消息,就说已经在尽力而为了,恳请几位世叔为我做主啊!”

孔谦深深地叹了口气,接着又难过地闭上了眼。

杨琳长子满脸泪水地悲愤道:“世叔,家父一辈子谨慎小心,从不与人争执,不说结怨,就连红脸都没有,却被人硬生生给凌辱逼死了!我父亲辛劳社稷一辈子,不说功劳,苦劳总该是有得,但,朝廷连个说法都没有,这还有王法吗?!”

孔谦摇摇头道:“我刚从兵马司过来,到现在还没有消息,贤侄请再耐心等几日。”

“我父亲就是被忠顺王给逼死的,世叔,难道连你也是视而不见吗?”

说完,杨琳长子泪如泉涌,重重地叩了个头,“恳请世叔做主!”

孔谦:“不必如此,不必如此!贤侄快快请起!快快请起!”

杨琳长子只是摇了摇头,仍然跪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刘福生连忙扶起他,“贤侄就不要再逼部堂了,没有证据,不说部堂,就是太子殿下都难办。”

爱阅书香

陈强:“证据?杨阁老一辈子清廉正直,他的话就是证据!”

此言一出,许多人嚷了起来:

“不错,我们都相信杨阁老的话!”

“杨阁老不能就这样死了!”

“忠顺王府也不能就这样逍遥法外!”

梅盛说话了,“天日昭昭,天日昭昭!杨阁老为社稷呕心沥血,以身殉道,容不得奸妄小人猖狂,咱们要守住气节,与忠顺王这个小人抗争到底!”

贾雨村:“就是有证据又如何,朝廷有议贵制度,权贵犯罪一律由皇帝陛下裁决!”

众人都是一怔,孔谦几人却露出了怪异的神色。

就在这时,灵棚外一声高呼:“修国公府世袭一等子候爵爷到!”

众人一个个盯着大门,候孝康走了进来,一双双惊疑的眼睛望向他手中的奏折匣子,一个很大很大的奏折匣子。

走到孔谦的面前,轻轻地说道:“请孔尚书帮忙拿一下。”

候孝康向两边的官员们颔首致意,径直向灵前走去。

站在灵前,拈香行礼,将杨琳长子递来的孝带系在腰间,转身说道:“本爵知道大家都好奇,我为何而来。一句话,杨阁老不能就这样死了!”

众人都震惊了,也有不少人激动了。

候孝康打开匣子,掏出那份很大的奏章,“这是参劾忠顺王府的折子,本爵是个粗人,腹中没有什么墨水,照抄了梅御史的奏折,这上面不仅有本爵亲笔签名,更是有绝大多数各府勋贵的签名,除了镇国公、忠武伯等在外为国征战的外,西宁郡王和北静王也签了名。”

说着,给贾雨村使了个眼色。

二人各自拎着奏折的封面和封底,向两边拉开。

折子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勋贵一脉封号官衔和姓名!

杨琳长子扑到灵前,放声大哭:“父亲,您睁开眼看看呀,您看到了吗!看到了吗!”

忽然又传来了一声高喊:“淮南王、忠顺王世子驾到!”

众人一惊,回头望去。

淮南王朱训坤带着忠顺王世子朱载垢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杨琳长子大怒,他随手抄过一根哭丧棒,满眼仇恨地向前走去,候孝康一把抓住他的胳膊,将他拖了回来,“贤侄冷静,千万不能乱来,这个时候咱们不能授人以柄!”

贾雨村夺下了他手中的哭丧棒,在他耳边低声道:“大宗正的话会起很大的作用。”

一句话提醒了他,并没有上前还礼,而是站在一旁恶狠狠地盯着朱载垢。

朱载垢将线香插在灵牌前的香炉中,“杨阁老为江山社稷辛劳一辈子,这是我作为宗室子弟的一点心意,拿去给杨阁老办后事,尽量给他老人家办得风光一点。”

看着朱载垢递过来的银票,杨琳长子冷笑一声,“受不起,请回吧!”

如此不顾情面的话,朱载垢十分恼火,瞟了众人一眼,澹澹道:“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,想必你很清楚,你们非要把这个屎盆子扣到我们头上,还有脸喊什么天日昭昭,哼,你不要忘了,我们头顶上还有一块青天!由不得你们肆意妄为。”

此言一出,在场的所有人都怔住了!

............

文华殿,外书房。

朱武城坐在书桉后的椅子上,放下手中的折子,按了按有些酸胀的眉头,叹了口气。

忽然,王安疾步无声地走了过来,小声说道:“殿下,忠顺王世子去了杨府,大宗正陪着。”

朱武城眼中倏地闪过一丝警觉的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