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章 第22章(1 / 2)

“快,看看,是不是很好看?”

奚妩拉着许舒儿进屋,屋内衣架上挂着一件湘妃色的罗裙,罗裙上刺有凌寒盛放的红梅,栩栩如生。

“这是姐姐送给我的?”

“是呀,我特地让春娘做的,世上仅此一件,是不是特别好看?快穿上让我看看。”

奚妩催着许舒儿换上罗裙,小姑娘生得清秀,脸上抹着淡淡的胭脂,发髻也换成俏皮灵动的造型,比起刚刚更为动人。

奚妩牵着她走出去,卫清刚刚从厨房走出来,一眼看到灵气娇艳的少女,脚步一停,竟是傻在那里。

奚妩笑着悄悄走开。

许舒儿局促地站在原地,一时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。

好在周槐出来,撞了撞惊呆的某人,提醒他:“你再看下去,许姑娘得被你吓跑了。”

卫清立刻反应过来,他轻咳一声掩饰尴尬,略微停顿犹豫后毅然上前。

“许姑娘,我有些话想和你说,可以随我出去一趟吗?”卫清声音再镇定也难掩饰其中的紧张。

许舒儿低头,脸颊微红地应道:“好。”

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出小院,眼见人要走没影了,奚妩和姜曼儿对视一眼,两个小姑娘鬼鬼祟祟地跟过去,一直跟到一棵古树后躲起来,偷看前面的动静。

卫清紧张得心跳加快,他从怀中掏出一个锦盒,鼓气勇气看向许舒儿:“这是我选的生辰礼,你看看喜不喜欢?”

许舒儿接过锦盒,她看到里面的红梅步摇,摩挲片刻声音很小地道:“喜欢,谢谢。”

“喜欢就好,喜欢就好。”

卫清连说两声,他紧张得连手都不知道该放在何处,更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
许舒儿见他久不说话,红着脸看他:“卫公子还有什么话要说,要是没有的话,我们回……”

“等等,我还有话没说。”

卫清一心急,他急促打断许舒儿的话,对上许舒儿明亮的眼睛,他深吸一口气,缓慢又坚定地道:“舒儿,我喜欢你,从见你第一面就喜欢你。”

“我每次给你送书,不是因为好心,是因为我想找借口见你。”

“从前我怕你拒绝我,所以不敢说,但我怕再等下去,有一日你会喜欢上别人,我不敢再等。”

卫清说着上前一步:“所以,我想问,舒儿,你对我可有情意?”

林中月光柔和,许舒儿看见卫清眼中浓烈炽热的感情,她没有急着回答,她取出锦盒中那支步摇,递给卫清,声音温软:“你帮我戴上可好?”

卫清眼睛一亮,许舒儿脸皮薄,但她的态度已经表达得很明确,他朗声道:“好。”

古树后,两个小姑娘的心同时落回去。

奚妩其实是有些担心许舒儿会拒绝,舒儿先前觉得自己配不上卫清,好在卫清有耐心,愿意慢慢等待打动她的心。

如今修成正果,她也为舒儿开心。

不过偷听的行为不大好,奚妩和姜曼儿缓缓往后退,企图悄无声息地离开。

突然,一只手横生过来拍了拍奚妩的肩,她吓得险些叫出声,好在及时捂住嘴。

她回头一看,周槐好笑地看着她们两个,他指了指后面,示意她们跟他离开。

奚妩无声点头,三人渐渐走远,快要走出林子时,周槐停下脚步,他转身看向奚妩:“奚姑娘,我有话想和你说。”

这熟悉的开头。

姜曼儿左右看看,在奚妩警告的眼神中往后一退:“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奚妩没拦住姜曼儿,她低头道:“周大人有什么事吗?”

周槐笑着从怀中取出一个锦盒,奚妩看着他与卫清如出一辙的动作,有些发愁。

“那日我后来回去本想买下那个青珠手镯,奈何被人抢先一步,所以我选了这块青玉佩,你看看喜不喜欢?”周槐说着递上那块青玉佩。

奚妩往后一退,不接:“周大人,无功不受禄,今日也不是我的生辰,周大人不必给我送礼。”

周槐的手停在半空中,他固执地没有收回:“我记得你从前说过你想要安宁,我可以给你,我也会全心全意对你好,我身边只会有你一人。”

周槐承诺着,奚妩心里轻叹:“周大人,对不起。”

周槐神色一僵,他缓慢地收回锦盒,笑容苦涩:“你果然还是拒绝了,可我还是抱着期望,想再试一试,为什么不能选我?为什么……要选他?”

奚妩一怔,她当然知道周槐说的是谁,她没有否认:“周大人,你会寻到属于你的良缘,但不会是我。”

这句话的意思已经很明确。

周槐颓败地垂手,他往后退了两步,让开路。

“我明白了。”

奚妩不再多说,她往回走,经过这么一遭,她只想赶紧回去休息。

但许是果酒后劲上来,她走到一半觉得整个人有些飘忽。

她想起之前刚刚骗苏忆的那句话,她根本不擅长喝酒,一瓶果酒灌下去,现在果然开始难受。

其实她之前已经有些醉了,但理智尚存,现在后劲上来,醉得厉害。

奚妩觉得脚下轻得很,好像下一刻就能飘起来似的,她仰头看着满天的星星,那月亮变成两个在她眼前晃悠,她转着圈,一圈两圈三圈……

天旋地转间,她感觉有人搂住她的腰,她仔细看着眼前人,许久才分辨出他是谁。

少女一张脸醉得通红,哪还有刚刚半分理智清醒。

她伸手捏住少年的脸,像捏面团一样搓揉一番,感叹道:“你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呀?你要是长得丑一点就好了,长得像关公那样凶神恶煞,我保证不赶你走。”

少女醉得晕乎乎,说得倒全是真心话。

苏忆扣着她的腰,免得她站不稳,他眉眼染笑,眼睛里盛满笑意,低声问她:“我长得这么好看,那你喜欢我吗?”

“喜欢……”奚妩歪着脑袋想着,她看了苏忆好一会儿,又使劲摇头,“不喜欢,我才不喜欢你,你长得太好看了,不符合我心中良家郎君的标准。”

“那你心中标准的良家郎君是什么模样?”苏忆循循善诱地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