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六章 不容乐观(1 / 2)

重归黄金年代 夜深 1702 字 7天前

一辆212吉普,宋援朝坐在副驾驶,后面坐的是劳资科的汤科长。

开车的是厂小车班的司机,这位老司机车开的不错,很稳,速度也不慢。

宋援朝坐的位置是有讲究的,后世的时候领导的位置是在司机背后的后排,因为这个位置在车子里是属于最好,也是最安全的座位,但在这个时代却不是,这个时代最好的位置不是后排,是副驾驶,相比后排,副驾驶更宽敞视限也是最好的,所以这个位置当仁不让就成了专门的“领导专座”。

原本按照习惯,宋援朝是打算坐后排的,可汤科长提前帮宋援朝拉开了副驾驶的门,见此宋援朝微微一愣,很快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笑了笑就径直坐了进去。

南都总厂离一分厂不算远,直线距离也就五公里左右,现在的路况比后世好许多,路上车并不多,所以就算加上红绿灯和其他因素,从总厂到一分厂车开过也就十几分钟的时间。

“宋厂,前面就是一分厂了。”坐在后排的汤科长向前探着身子手指着右前方说道,宋援朝顺着方向望去,只见右边不远处是一道灰色的铁门。

车到了铁门外,司机用力按了两下喇叭,门卫室的大爷探出脑袋看了一眼车,慢悠悠地从里面走出来把门打开。

一分厂的厂区并不大,厂房也不像总厂那边那么气派,就连厂大门也比总厂小多了,总厂的厂大门足足有十三米多宽,但一分厂的厂门只有五六米的样子,连总厂大门一半都不到。

至于厂房就更不用说了,进了门车停下,下了车放眼望去,正面是一幢二层楼的老房子,这幢房子看起来有些年头了,估计是五十年代时建的,灰色的外墙傻大粗的线条,带有鲜明的毛子风格。

除了主楼外,左边有一个仓库,这个仓库的年头不小,破破烂烂的瓦片掉了好些,好几个地方都用铁皮盖着,这些铁皮已经有年头了,雨水带着铁皮锈迹把墙面染得到处都是黄锈的水渍。

仓库半开式,一眼看去就能看见里面堆满了小山一样的玻璃瓶,还能看见不少玻璃瓶碎掉后的残渣和满地的垃圾。

刚下车的宋援朝目光一扫瞬间就皱起了眉头,他来之前知道一分厂条件不怎么样,可没想到会是这副鬼样子。

仓库这里的环境简直就是废品回收站差不多了,这可是食品厂不是垃圾站,食品厂储存环境如此恶劣,贾凡这个厂长怎么当的家?

跟着下来的汤科长见宋援朝目光朝着仓库那边在看,顺着宋援朝的目光他也看见了仓库杂乱的现象,心里不由得暗骂了一句。

“这个老贾怎么回事?不是说好今天宋副厂长会来么?怎么连卫生工作都没干?”

“宋厂长,我们先去办公室吧。”

带领导来一分厂,下车就看见这个场面,汤科长的脸上有些尴尬,可现在他又能说什么呢?昨天明明他亲自给贾凡打了电话,告诉他今天自己会陪同宋副厂长来一分厂,按理说一分厂这总得做些准备吧?可贾凡倒好,连打扫卫生的表面工作也没做,垃圾满地都是不说,就连他们人到了贾凡却没见到人影,再怎么着上级领导过来他作为一分厂的厂长总得出来迎接一下吧,可现在他人呢?

微微点头,宋援朝也不说什么,转身和汤科长朝着那幢二层楼走去。

“这位同志,你们贾厂长在不在办公室?”刚走了几步,就见从楼里出来一个工人,这个人嘴上叼着烟一副悠闲的样子,看他身上穿着的白色工作服连扣子都没扣,直接畅着怀。

“你们谁呀?怎么进来的?”那人约莫三十来岁,歪着头打量着汤科长和他身后的宋援朝问。

“我们是总厂的,你们贾厂长呢?”汤科长问。

“哦,总厂来的……。”那人斜视了他们一眼,嘴里滴咕着一句就朝着另一边走去。

《控卫在此》

“我说同志,你怎么回事,正问你话呢!怎么走了?”汤科长见对方如此态度一时间脸上挂不住,伸手就拦住对方。

“领导在哪里还能向我一个小老百姓汇报?你没长腿?不会自己去找呀?问我干嘛?走开走开,烦着呢,好狗不挡道!”那人毫不客气地怼了一句,直接就走了过去,过去时候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了几句难听的话,汤科长瞬间面红耳赤,他可是劳资科的科长,厂里的中层干部,要论级别和贾凡是一样的,要论权利还比贾凡大些呢,居然被一个普通分厂职工给直接无视了,气得他肺都要炸了。

“你……你给我站住!”汤科长跺脚大吼一声。